杭州網
Eng|繁體||
您所在的位置:
杭州網 > 新世代集運中心 > 微觀杭州
 
 
44年的從警路,最質樸的魚水情
2020-09-16 09:43:24杭州網

“一天兩天沒有看見我,居民羣眾就到派出所去問了,孫同志去哪裏了呀?怎麼沒有看見他了。我真是覺得那時候老百姓和警察之間是真的魚水情,像父母兄弟姐妹一樣的,就是一家人,一兩天沒見了,就在心裏記掛了。”這是杭州江乾區公安分局已經退休25年的孫長根回憶的畫面,孫前輩今年已經85歲了,説起當年的那一點一滴,清瘦的臉龐上依然是幸福的笑容。

孫長根出身在解放前,看着解放軍解放杭城,站在歡慶解放的隊伍裏的他當年還只有14歲。

他1952年參加公安工作,一干公安就是44年。這44年的時間裏,孫長根大部分都户籍管理崗位上,他的身影遍及了轄區的大街小巷,腳步踏遍了每家每户。

只要提到轄區居民的名字,他就能報出這位居民所在的這一户每個成員的姓名、年齡、性別、文化程度,户籍是從哪裏遷來的,什麼時候遷來的,工作單位、婚姻狀況等等,被居民羣眾譽為“户籍管理活字典”。

那時候沒有電腦,全部是靠手工記錄和人腦記憶。哪户家裏有一個不安分的,他就三天兩頭地往這家跑,連家裏的電燈開關、門窗朝向,他都瞭如指掌。哪户家裏有困難的,他也是一有空就上門幫着做飯、燒火、糊火柴盒,送一袋米、送一桶油啊等等。

聽到這裏,我想象着孫前輩每天拎着公文包、川流不息在居民區的畫面,一路上有與他説不完話的羣眾,那份熱情與和諧,穿過時光隧道,彷彿依然清晰可見。

在孫長根前輩已經走過的年歲裏,從警生涯佔據了一半之多的時間。我感慨地問孫前輩:“您懷念那段穿制服當警察的時光嗎?”

老人抬起頭,看着天空,意味深長地笑笑説:“懷念哪!那時候真是忘我地工作哪,心裏裝着的只有工作,只有轄區的居民羣眾。還記得那年我孩子出生那會兒,我愛人已經去醫院住院了,我都不知道。家人為了不耽誤我的工作,也沒有告訴我。後來,我聽我愛人回來講,醫院裏的問她是不是離婚了。你説這事鬧的!”説到這裏時,我看到孫前輩臉龐上掠過一絲絲的愧疚和歉意。

“那時候的我們哪,工作真當是很辛苦的。半夜三更,老百姓一聲招呼,我們就去了,根本沒有二話的。張家長李裏短,都是一管到底的,夫妻吵架啦、孩子讀書啦,水龍頭壞掉啦,路燈不亮啦,只要居民區裏的事情,我都要管的。但是我也能夠深切體會到老百姓從心底裏對我們的信任、感激和關愛,那種感情,真是像家人一樣的。”孫前輩繼續説道。

聽着孫前輩講着他與老百姓的故事,我心裏滿是敬佩之情。記得剛實習那會兒,我跟着師父也是走街串巷地走訪,到李家坐坐喝口茶,到張家聊聊天,記滿了一整頁的筆記,回到單位裏再整理,與居民羣眾的魚水之情是看得見、摸得着的。

採訪結束時,孫前輩語重心長地説:“雖然現在高科技了,都不需要與老百姓見面就可以知道千家萬户的信息了。但是我們是人民的警察,做好羣眾工作,與老百姓保持着魚水之情,這個傳統還是要繼續傳承下去的。”

當我們離開孫前輩的小屋,這位還不到165個頭的老人把我們送到門口。回頭揮手告別,頓感他身影的偉岸高大,他的心裏珍藏着的是羣眾,是最樸實的“老百姓”三個字。

▼延伸閲讀▼

他是一名便衣警察,也是這座城市的守夜人

來源:平安江干(ID:PAJG110)    作者:曾為娟    編輯:郭衞    責任編輯:方誌華
『相關閲讀』
杭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① 凡本網註明“稿件來源:杭州網(包括杭州日報、都市快報、每日商報)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杭州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製發表。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註明“稿件來源:杭州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② 本網未註明“稿件來源:杭州網(包括杭州日報、都市快報、每日商報)”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,本網轉載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並不意味着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註明的“稿件來源”,並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如擅自篡改為“稿件來源:杭州網”,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,請及時與我們聯繫。 ③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在兩週內速來電或來函與杭州網聯繫。
新世代集運 城市 經濟 社會
“學院派”實力雲集 助力亞運音樂創作
餘杭這條路一下雨就大積水!幼兒園在對面,
2020年"公述民評"啓動 四大問政主題
穩穩的幸福從哪來?臨安區政協召開“請你來
最新食品安全抽檢 聯華、大潤發均有不合格
自然資源部第二海洋研究所招人啦!
高甜!撤市設區三週年,臨安融杭發展為百姓
湖南平江首開辣條專業班
廣東揭陽一抗戰紀念公園疑多處遭非法開採
廣州通報親子鑑定造假

杭州影像


“一帶一路國際美術...

串起 一路風景

古墩路向北 10個...

蕭山機場三期輪廓初...
那時候真是忘我地工作哪,心裏裝着的只有工作,只有轄區的居民羣眾。但是我們是人民的警察,做好羣眾工作,與老百姓保持着魚水之情,這個傳統還是要繼續傳承下去的。“一天兩天沒有看見我,居民羣眾就到派出所去問了,孫同志去哪裏了呀。